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Every Little Thing

I wandered lonely as a lonely cloud.

 
 
 

日志

 
 

妖精同学和他的《残酷月光》   

2017-11-06 22:2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妖精同学不远万里从乌干达回来了。回来的理由是考网络工程师。结果昨天刚一见面,被告知人已经放弃了,妥妥的。这家伙!
总之回来也好,于是能有人陪我看《锤子3》、《justice league》以及《新东方火车杀人事件》了。昨天下午去看了《锤3》,看之前我仿佛去加了个班,之所以说是仿佛,因为我全程神游,即使大boss坐在我面前,依然无法让我集中精力超过五分钟,毕竟这是一个为了应付集团领导视察而进行的一个和我们部门毫无关联虽然我在其他人开运动会的时候被拉来加班写最后却没派上用场的汇报材料在汇报前的讨论会而已。我在微信公众号上找到一个好吃的,是一个德国友人开的餐厅。我心里盘算着开完会一定要去吃个汉堡,最好是牛肉堡,i love beef burgers soooooooo much。会开完整整12点,中途给每人的茶杯里加了五次水,后面三次我摆了摆手,说不必了,因为我每次都估摸着差不多该结束了。餐厅倒是不远,我跟着导航开了十几分钟就到了,却发现无处停车,无奈我只好绕了个远路,把车开到了运河对岸。好在天气很好,阳光刚刚好,不多也不少,把人晒得慵懒,晒得舒畅。然而并没有舒畅多久,待我好不容易跋涉过运河公园,走到地图所示之处,跟着指示牌来到餐厅门口,却发现门上赫然贴着一张纸,上书:因参加XX宣传活动,1号至7号停业。心里那个郁闷,只能又跋涉回到车里(中途还迷了次路),翻翻手机,寻找plan B。然而我这个人有时候挺奇怪的,认准一个东西,满脑子就都是这个东西,并不想退而求其次,这或许就是“过尽千帆皆不是,除却巫山不是云”吧——那一刻,我只想吃一只牛肉汉堡。离电影开始只有一个多小时,想来想去,只有burst king最方便快捷,于是乎,风风火火赶到BK,匆匆点下一个鸡肉堡——看来我也并没有那么多执念。
豆瓣上一条热评说《锤子这一家》可以简化描述为——第一部:《爸爸,再爱我一次》 第二部:《哥哥,再爱我一次》 第三部:《姐姐,再爱我一次》 ,第三部里Thor被官方吐槽成god of hammers,好在被剃了头后完成了从锤神到雷神的究极进化。剧情没有什么值得一说的,全程锤子卖萌抖森卖腐,最让人印象深刻反而是绿胖子。女王自然不必多说,这么苍白的角色都能被演的气场全开霸气侧漏,让人分分钟想自我祭献(好吧,我承认我想到了《卡罗尔》)。卷福开头打了个酱油,看到一堆熟人扎堆出现,粉丝心里还是感到小小的满足~但其实我想说的是,看完这部电影,我和妖精一致认为,这里面每个人都!是!戏!精!疯狂给自己加戏~实在没戏的就用内心戏来凑~
扯了半天还没有和《残酷月光》扯上半毛钱关系,可见我现在也是婆婆嘴到一定境界了,属于一开话匣就关不上。妖精在归国前答应我,回来给我唱这首歌。上一次听到约摸是在五六年前了,那时候刚上大一,我也刚和这群老乡接上头,我叫薛定谔的猫,他就很配合的说他是麦克斯韦妖,我叫他妖精。除此之外,还有电脑坏了第一个会想到的朝阳兄;每次去ktv必被逼着唱《军中绿花》的解放军;实力御姐,气场一米八丝毫不输大表姐的刘雯;尽管我不会说也坚持跟我讲宜昌话,而且三句话不离杨牧的杨钧翔;翻版石头祝一蒙;以及一年失踪三百六十六天的王韫。那时候日子过得简单,我们隔三差五混在一起,混在一起也就是聚聚餐,唱唱歌,互相调侃。妖精是我们之中最先脱单的,那时候我们都单纯而怯懦,看着妖精和女朋友在我们面前毫不避讳,双手紧握,深情对望,都嗤之以鼻。刘雯是我们中的核心人物,每次都是我们响应她的号召,正是因为有她这个黑洞,我们才能被她吸引,团结在她周围,直到毕业。毕业后,只有我一个人留下来继续读书,我又继续认识了很多很多人,但是在饭桌上笑到肚子抽筋,在ktv笑到流泪的日子,就这样一去不返了。
妖精同学唱的《残酷月光》我一向是最喜欢的,甚至觉得比林宥嘉唱的好,因为妖精的声线更为柔和,感情也表达的细腻些。有段时间只要去唱歌,我非逼着他给我唱这首,以至于后来他坚决抵抗,我也就很多年未曾听见了。昨天唱歌唱到一半,他突然凑过来对我说,我点了《残酷月光》。再一次听到熟悉的歌声,心里百感交集,细细的把他唱的每一句都和印象里比对:这里以前他唱得比较慢,这里曾经他用了一个转音……我记得我曾经凝视过他唱这首歌时的侧脸,清秀,带着一丝自我陶醉,却不过火,然而昨天,我没有看他一眼。
写着写着,我又不知道该如何结尾了,就像我的生活,我总是不能让它完美收场。或许我天生不擅长结束,那么既然如此,我为何总是在三思前盲目地迈出脚步呢?就像郑愁予诗中写到的:“风筝去了,留一线断了的错误。书太厚了,本不该掀开扉页的,沙滩太长,本不该留下足印的。红与白揉蓝于晚天,错的多美丽。”也罢,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